当前位置:河北北仁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搞笑奇 迹
奇 迹
2022-07-08

我姓奇,名迹,但是我确信我的生活里是不会有奇迹出现的,因为,如今在这个“拼爹”的年代,我的老爸跟谁也拼不起。

我老爸就是个理发的,而且只会理寸发和光头!

我十八岁这年高考落榜,被老爸强行镇压在他那个小小的理发店里,逼迫我跟他学手艺。他说手艺是祖上传下来的,丢不得。他那也叫手艺?!

这一天,一大上午一个顾客也没光临。我无聊地逗弄着店里养的一只猫咪,正想说几句风凉话,不料,门一推,来人了,而且来俩。

来的是一个瘦子和一个胖子,两个人都戴着大墨镜。胖子是个亮秃瓢,瘦子倒是一头烂鸡筐。

瘦子径直坐到理发椅里,说道:“板寸。”

老爸应了一声立刻忙活起来,不大工夫,理得了。老爸吩咐:“奇迹,给客人洗头。”

我不情愿地起身打水。瘦子摘下墨镜,走到水盆前。我冷不丁一看,面熟。我不禁多看了几眼,同时不经意地往墙上一瞥。墙上贴着一张公安局下发的通缉令,通缉令上印着两个人:一胖一瘦。瘦子正是抢劫杀人犯毛五!

“毛……”我失声大叫。

“再喊,弄死你!”胖子用一把刀将我抵住。瘦子也“噌”的掏出一把枪,指着老爸。老爸慌得立即举起了手:“别……别……别伤了孩子!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“大哥,做了他们吧?”胖子手上一加劲。

“可能有用。带上一起走,最起码可以当挡箭牌。”瘦子发话了,“给小东西挂个带响的。”

胖子于是在我的后腰上一通捣鼓,我便觉得腰间被挂了一个沉甸甸、硬邦邦的玩意。

“看好了,这是引线,在我手里攥着呢。要是你敢得瑟,我一用劲——‘砰’!明白?”胖子冷笑道。

“奇迹,千万别乱动!”老爸焦急地喊起来,“我们听话,绝对听话!你说去哪里咱就去哪里。不过,先等会,我给猫咪放点猫食……猫咪啊,我们要回不来就自己去找食。”

“啰嗦什么?快走。”瘦子不耐烦地一挥手。

老爸唯唯诺诺,连连点头哈腰,不料一起身,由于太害怕了,一脚踢翻了地上的一桶水,又一头撞翻了毛巾架。

老爸啊,爷们点中不?但是我的腿也软得像面条。

我们来到长途汽车站,上了一辆要开往牛镇的中巴,坐到了最后一排。一胖一瘦把我和老爸隔开。胖子把头枕到了我的肩膀上,压得我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,可我一点也不敢动弹。

车子开动,我只盼司机开得稳,千万别出岔子。

“师傅,这车到新城吗?”邻座一位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的妇女问道。

“不去。你坐反了!”

“快停车。让我下去。”

“吱”,车子一颤,刹住。我的心随着车的颠簸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。老爸挺热心,极力搭讪:“麻溜的,赶得上。车玻璃上有字都写着呢……呦,这胖小子长得挺可爱,多大了?遮阳帽不错,送我吧?小气鬼,逗你玩呢,我不要。”老爸把小孩的帽子摘下来又给戴上。

妇女下了车,车子继续前行,但愿这一路上千万别再有插曲了。然而走着走着,车子又缓缓停下了。

检查站!

胖子坐起身,咬着牙低声说道:“规矩点。不然这一车人都他妈给我陪葬。”

车门打开,上来两名警察。警察四下巡视。忽然老爸一只手胡乱地挥了几下,嘴里嘟囔着:“该死的苍蝇。去!”

“如果警察问起来,就说我是你亲戚!”瘦子发狠地说。

老爸赶紧点头。我不错眼珠地紧盯着警察。警察朝着我们看过来,眼光在我们这里停留了几秒钟,就向后转了。

“笨蛋,白吃干饭!”我心里骂道。

警察慢慢悠悠下了车,同时把司机喊了下去。过了一会,司机站到车门前扯着嗓子嚷道:“大家请下车,警察说超载了,得换乘!对不住了,车就在对面。按次序下……我他妈这么倒霉,又得扣分!”

大家怨声载道,无可奈何地拿东西下车。

“大哥,咱咋办?”胖子问道。

“下!你带着小的压阵。”瘦子命令道。前面的乘客陆续地都下了车。我们四个也鱼贯而下,胖子掐了掐我的胳膊,算是警告。老爸打头,接着是瘦子,瘦子到了车门,抬脚跨了下去……

“大哥,你的脑袋……”胖子突然一声惊呼。“我的脑袋咋了?”瘦子回转身子。“你的脑袋没了……不是……头发没了!”胖子语无伦次。

瘦子停下脚,伸手在头上划拉着,划拉来划拉去,手就僵在头上。他的脑袋正中,头发已经被剃光,露着青森森的头皮,露着的头皮恰好是一个图案——一枚炸弹!瘦子的脚不由往回收。这当口,只见车门两侧猛然闪出两名警察,同时出击,一左一右将瘦子擒住,拉下车,按倒在地。胖子见状立刻拉住我往回退,退到车的角落里,嘴里叫道:“别过来!有炸弹!”

警察开始喊话。

但是胖子哪里听得进,死死按着我的身子,歇斯底里地叫唤:“赶紧让司机上来,放我走!”

警察停止了喊话。大约过了五分钟,上来一个人。

老爸!

老爸走到车的过道里。

“站住……站住!”胖子嚷着。老爸站定身形,稳稳的,挺挺的。我还从来没见过老爸站得这么直溜过。

“你以为你逃得掉吗?”老爸冷哼一声。

“逃不掉,大不了同归于尽。”“你没机会!”老爸手一翻,手里就多了一把刀,一把剃头刀!

虽说是剃头刀,但是刀头光芒闪耀,泛着一股寒气。胖子打了个哆嗦。

“我们奇家,家传奇刀,想当初,在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,犹如探囊取物!”老爸顿了顿说道,“咸丰八年,我祖爷进京献技,刀法出神入化,名动华夏。龙颜大悦,御赐金牌一面,上书——奇门奇刀,无敌至高!别小看我手中的这把刀,我的刀法已经练到化境,草木竹石皆可为刀!武学的最高境界就是人刀合一,杀人于无形!你老大脑袋上的图案就是我赶苍蝇的时候剃出来的。不信?你摸摸你的眉毛。”

胖子挺听话,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眉毛,然后突然丢下我,两只手捧着脸杀猪一般嚎了起来。

哗啦一声,车窗爆开,警察攻了进来。

我获救了!

顺便说一下,我身上挂的炸弹,其实只是一个秤砣。摘下秤砣,我浑身马上充满了力量,真想冲过去把那两个家伙打得满地找牙。

不过我看到他们就乐了。胖子的眼眉被老爸在下车的混乱场面中,给剃掉了,大脑袋光光溜溜,活脱一个鸭蛋!

这时我才彻底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老爸借给猫咪放猫食的工夫,在猫身上剃了一个“5”出来,又故意踢翻水桶,弄倒毛巾架。后来进店的一个顾客看到便报了警。警察根据墙上的通缉令和“猫5”推测到了是毛五。正这时候,一名妇女慌慌张张地也来报案,她家小孩下了车,一直闹头痒,等摘下遮阳帽一看,满脑袋的头发渣子,这还不算,头顶竟有字,一个“牛”字!

警方综合分析之下,就在去牛镇的路上设了卡……

擒住了逃犯,我们得到了一笔奖金。老爸用奖金把理发店装修了一番。理发店焕然一新。

我缠住老爸让他教我“奇刀”这门绝世武功。

老爸爽朗地笑道:“什么武功?我们奇家从老一辈就是理发剃头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祖上都是普通人。”

我问道:“这么说,你那天跟胖子说的都是假话了?”

老爸一笑:“不都是假的,金牌就是真的。”

他于是道出了原委。

当年,皇太子幼时顽劣得很,最怕剃头,刀片一挨头皮就会哭得死去活来,无奈,大内只好贴出皇榜,遍访民间高手……我祖爷揭榜入宫。这可是脑袋别裤腰上的活,别说刮破了太子的脑瓜,就是让他掉一滴眼泪都会有灭门的危险。

但是祖爷艺高人胆大,他让一名宫女抱住太子一起荡秋千。祖爷立在一旁,气定神闲,双手笼在袖子里。秋千飘飘荡荡,太子笑声不住,人们只看到祖爷挥了几回袖子,就听他言道,好了。秋千停住,大家惊奇地发现,太子的头已被剃得光光净净!奇家奇刀誉满京都!但是后来,树大招风,麻烦接连不断,祖上于是传下训诫:不可持刀炫技,本分立世。

“你还要学吗?”老爸严肃起来。

我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一年后,“奇家刀法”我已学到三成。我完全接管了理发店。我特意增设了给婴儿剃胎头的业务,不但剃得好,还别出心裁,在孩子头上剃出各种卡通图案,生意好得了不得。

我的奇迹就这样出现了!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